长平之战不是纸上谈兵 情感分析的书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长平之战不是纸上谈兵 情感分析的书

  赵括的失败不是因为他只会纸上谈兵。 形势所迫,他实在别无选择。

  纸上谈兵的典故  公元前262年,秦王派大将王龁攻打赵国的上党(位于今山西省东南),赵国大将奉赵王之命率兵20万救援,他采取固守政策,和秦军相持了3年之久。 于是,秦王派人到赵国去传布谣言说:廉颇是个无能之辈,只知道防守,秦军所惧怕的只有赵括一个人。 赵王听信了谣言便派缺乏实战经验,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去代替廉颇领兵。

而同时秦王也悄悄改派为主将。

赵括在接掌廉颇兵权以后,立即改变固守的策略,不久就被秦兵包围。

赵括在突围时中箭身亡,40万赵军被俘后全被活埋。

  这就是时代一次持续最久、规模最大,最惨烈的战争长平之战。 此役不仅成为秦扫平六国,一统天下的开始,也给后世留下了一条纸上谈兵。 而兵败身死的赵括就成了这条成语的典型案例。

  不过除了嘲笑败军之将,我们也许还应该多问几个问题:这场仗为什么会打起来为什么廉颇要固守赵括真的那么笨吗他为什么要主动出击赵军为什么打不过秦军这些问题只有在历史的细节当中才能够回答。   天上掉下来的毒馅饼  长平之战是因为争夺上党这个地方引起的,可是其实在战前,这块地方既不属于赵国,也不属于秦国,而是韩国的土地,它就好像是一张有毒的馅饼,从天上直接掉进赵国的嘴里。

  公元前265年,秦国大举侵韩,攻城略地,第三年就已经断绝了韩国本土与上党地区的联络。

韩国恐惧起来,终于献出上党郡向秦国求和,不料上党郡的郡守冯亭却不甘成为秦国的囊中之物,把上党郡十七县献给了赵国,最后导致秦赵之间的战争。

  有些史学家说,冯亭太缺德了,这不是故意往两条狗中间扔骨头吗而赵国也太贪心,这种礼物也敢笑纳,纯粹自找麻烦。 然而如果从当时的战略上来看,赵国其实是没有选择的。

  上党郡不但是韩国的战略重镇,也是秦国通向赵国的门户。 秦国连年征战,已经夺取了韩国、魏国的许多战略要地,主攻方向开始直指赵都邯郸了。 倘若再占上党,秦国则可形成由北、南、西三面夹击邯郸的态势,特别是上党地势高拔,向来被看作是邯郸的天然屏障,若被秦国占去,就等于是解除了邯郸的城防,当时的人们都看得出来,秦有吞天下之心,即使赵国不接受韩国地方官献来的上党,秦国只要占领了那里,下一步也势必要攻打赵国。

  所以,与其听任秦国占领上党后居高临下直攻邯郸,还不如赵国先占据上党有利地势后抵御秦国。 这也是一种积极的战略防御。 从当时赵国尚能在邯郸地区集结40余万训练有素的军队,廉颇率军在长平与秦军相峙三年来看,赵国接受和保卫上党也是可行的。   由此看来,上党即使是张毒馅饼,赵国也必须梗着脖子往下咽。 长平之战已经非打不可了。

  难挨的消耗战  在战争开始之前,赵国君臣一定认真考虑过敌我双方的态势。 秦军远道而来,粮草辎重补给困难,又有好战嗜杀的虎狼之国的名声,在上党地区可谓是失道寡助,天长日久粮草供应必然生变,待秦军不得不退时,赵军趁势击之便胜券在握,而赵国与上党紧相连接,军队与后勤供给都能迅速投入战场。 虽然赵国没有秦国那么强大的经济后盾,可是当时齐国、楚国都表示愿意帮忙,补给可源源而来,又有上党吏民的全力支持与合作,赵军完全可以以逸待劳。 显而易见秦军利于速战速决,赵则利于持久之战。   这就是在战争的头三年里,赵将廉颇为什么坚守阵地,与秦军对峙的原因,难分难解的战局倘若长此下去,将越来越向有利于赵国的方向倾斜,可是没想到后来先缺粮的居然是赵军。   赵国方面总共动员了50万人参战,后勤保障,粮草与武器装备的补给,消耗极大,战争进行了8个月,赵国的战争经济已不堪重负,战略储备也将消耗殆尽。 据说,廉颇甚至命令士兵在夜间高声点数,好像在搬运粮草,以此迷惑秦军,当赵国向齐国伸手的时候,这个曾经拍过胸脯的盟友居然拒绝了,而楚国也袖手旁观。

  发生这种出卖行为是因为齐国和楚国的国君都换人了,秦国也对他们施加了很多外交压力,更重要的是,当时,战国七雄从秦赵齐燕四强变成了只剩秦赵两强,从地缘来说,其余五国对赵国的恐惧甚至大于秦国赵国败,六国尚能像以前一样联合对抗秦国;若赵国胜,秦国龟缩关中,那么赵国势必扩张,而扩张的方向不会是秦国,只会是跟赵国有宿仇的燕国和魏国,甚至是历来与赵国结盟的齐国。

就这样,赵国失去了国际援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