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惊天下:辣手夫君萌宝贝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毒妃惊天下:辣手夫君萌宝贝

  喂,司空烈……”洛熙起身,走近去。   他微一弯身,在桌旁坐了,华丽光滑的软袍顺着座椅落下,衬托着他长身如玉,越发雍容尊贵,气势逼人。

  司空烈挥了挥手,殿中侍奉的下人全部退下。

  洛熙见他面色不善,就纳闷了,他这是不高兴么?为什么呀?  难道……他是担心女儿,嫌她允许水麒麟带了女儿去撒欢?  “司空烈,那个,你不必担心,我帮水麒麟祛除了火毒,它是神兽,一言九鼎,潮儿不会有事,肯定一会儿就回来……”洛熙随口安慰他。   麟王殿下幽邃的眸光微微一抬,落在她脸上,定定瞧了片刻,突然开口质问,声音冷得吓人,“为何进宫?不是传讯说了来迎接本王吗?”  “啊?哦,是忽然皇太后派人来请我和慕莎赴宴,我们当然就去了!”洛熙眨巴了眼睛回答。   他的样子好严肃,好威严,她简直不自觉跟女儿似的就乖乖回答问题了。

  “赴宴?你乐意赴太后的宴席?”他声音中竟然带了薄怒,一双墨染的凤眸还气愤地怒视她。   洛熙一怔,“当然不是!”  “那为何要去?”这一下,就是怒喝了。   干嘛呀这是?洛熙对上他的视线,想起今日的情形,还有皇宫中的一场大乱,侥幸老婊子怎么就弱成了那个样子?  洛熙讷讷道:“本来是不想去的,可是刑部又来了位杜大人,要调查河燕秋之死,我没跟你商议,不好去了乱说,就不想去,所以只好去皇宫赴太后的宴会了,太后说是祝贺我和阿慕莎考上皇家学院的……”  “太后对你如此好心么?”  “我……”  “既是赴宴,为何带了水麒麟?”  “……这个……”  他目光灼灼,逼视着她,洛熙忽然有一种莫名脊背发凉的直觉,难道他远在千里之外,什么都知道了?  “说吧,今天皇宫发生了什么?”他果然就问了!  “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洛熙抓住一双筷子,想了想,拣能说的说了一遍。   大意就是宴会上出了岔子,青玉水犀牛冲撞,水麒麟忽然恢复了原貌,带着她避过了混乱,最后还召唤了雨水。

  洛熙说完,司空烈瞧着她,一瞬不瞬,“是么?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太后呢?”  “太后?”洛熙眨眨眼,笑道:“太后受了惊吓,回宫了啊!”  “洛熙!”他忽然暴喝一声,一把抓住了她手臂。

  “啊呦!”洛熙被他大力抓得痛了,皱眉叫道:“又怎么啦?”  他简直是恨恨怒视着她,眸光仿佛暗夜中深远不可及的夜空,闪着捉摸不定的光华,仿佛能将她看透了,又仿佛想把她揉扁了捏碎了。

  洛熙完全摸不着头脑,他到底在恼火什么啊?明明现在对她很好了啊,连赫连春波的烂摊子都二话不说替她收拾了……  一想到赫连春波,洛熙水光潋滟的眼眸就又冷又亮,反手拉住他,惊叫道:“司空烈,这次你去江陵怎么抓到那个淫威的?怎么嫁祸给他的?你跟他动手了吗?有没有触发那个鬼钉子?嗯?”  搜完本秒记址:ab书籍无错全完结https:///70923/,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