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十壹 国师追妻:绝世废材八小姐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孤十壹 国师追妻:绝世废材八小姐

“她是要进入魔法师工会的人,你不能动她!”晏卿大声喊道。

疯子!金蚕部落的人都是疯子!阿米尔不为所动,他眼睛微微眯起,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匕首插入了珍·琳恩的身体里。 珍·琳恩只觉得一阵剧痛,身体里的血液向外流失,身体变得越加沉重,她耳畔响起晏卿的尖叫声。 难道她的生命就要这样结束了吗?她想过自己可能死在魔兽手里,或死在对决中,但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是这样一个下场。

艾丽亚魔法学院南大门前,大门已经化为废墟,魔法师工会的人正在和艾丽亚魔法学院的师生们对战着。

木冰变化出来的深坑把大门的废墟全部吞没,同时在大门处立起一个只有一米高的斜坡,方便艾丽亚魔法学院的师生防守和攻击。 徐魏三人在队伍最后方配合着他们的攻击,他们时不时把木球扔过去,给魔法师工会的队伍造成了不少麻烦。 “师傅制作的武器,真是太厉害了,如果比赛的时候我们用了这个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能赢。

”徐魏一边扔着木球一边大声感叹。 温悦毫不客气地说:“少废话,好好干活。

”木冰在一旁偷笑,而晓站在三人身后微笑地看着他们斗嘴。

他是光系高级魔法师,在战斗中完全插不上手。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徐魏、木冰、温悦。

”三人转头望去,看到孙老师和赵老师带着兰斯魔法学院的学生来了。 听到巨响后,本来躲在学院各处的兰斯魔法学院师生都往南门方向聚集过来了。 徐魏三人一看到是他们的老师和同学,他们立刻走上前。

“孙老师、赵老师,你们都没事吗?”徐魏连忙问道。 “我们没事,”孙老师摇了摇头,他指了指南门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徐魏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他今晚已经说了好多次,已经非常熟练了。 兰斯魔法学院的师生们听的一愣一愣,过了一会儿一名学生开口问徐魏:“老大,我们也去帮忙吧?”语气里带着跃跃欲试,其他学生都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徐魏。 徐魏立刻大声喊道:“走!我们去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兰斯魔法学院的厉害。

”一群学生在徐魏的号召下立刻往南门跑去,他们的加入给艾丽亚魔法学带来了不少助力。 特别是那突然冒出来的那些爆炸,打乱了魔法师工会的队伍。

“他们扔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支援怎么还没到?其他人到底在做什么?”魔法师工会的队伍快支撑不住了,本来有南门在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只堵住南门不让他们出来就可以了。 但随着南门倒塌,围墙也倒塌了一大段,艾丽亚魔法学院借着人数优势把战线拉的很长。

就因为人数悬殊,本来有绝对优势的魔法师工会居然节节败退。

轰隆隆——爆炸声不断地响起,点亮了黑色的夜空。

竞技场。

不管是巡逻的护卫们和正在布置祭坛的金蚕部落的人都听到了那一声声巨响。

康小馨和羿迅两人化作一道白色和黑色的影子静悄悄地进入竞技场里,到了一个偏僻的走廊他们在现身。

康小馨瞅了一眼写着“不可进入”的牌子,这里是最早被毁灭的选手休息室。 艾丽亚魔法师工会只来得及封闭窗户,并没有把这里恢复原样,只是把这里拦了起来不让人随意出入而已。

康小馨熟门熟路地跨过牌子,她手里抱着饭团。

回到主人身边后,饭团就粘着康小馨不放,深怕自己又被羿迅给抓走了。 羿迅一直安静地跟在康小馨身后,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被烧焦的房间里。

竞技场,晏卿刚从贵宾室里出来就遇到一名魔法师工会的护卫匆匆赶来。 “国师大人,艾丽亚魔法师学院的学生们都聚集到南门,他们闹着要出去,我们的人快拦不住了。 ”“什么?!”晏卿不敢置信地喊道,随即她连忙问:“支援呢?快派人去支援他们!”“看守北门的人都去了,我们只剩下留守竞技场的人了。

”那名护卫为难道。 这时阿米尔从贵宾室里出来,他沉着脸说:“你们都给我去南门!守在这里有什么用?”护卫不认识阿米尔,他瞪了一眼这突然插话的年轻人。

“就按照他说的去做,我跟你们一起去。

”晏卿没有理会阿米尔,直接对那名护卫吩咐道。

“不用了,我跟他过去。 ”阿米尔走到晏卿面前,“你先去擂台上,族长在那里等你。 ”晏卿还想反驳却抬头撞上阿米尔的眼神后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刺骨的冷让她无法动弹,全身的肌肉仿佛被冻住了。

过了几秒她才能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嘴唇发白,她勉强地动了动嘴巴说:“好,我去擂台上。 ”阿米尔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拉着护卫离开了。 等两人走远了,晏卿才松了一口气,她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紧闭的贵宾休息室的门,随即离开了。 她没有发现,在她离开没多久,一道黑影出现在走廊上偷偷地进入了贵宾休息室。

零进入贵宾休息室后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当他看到躺在血泊中的珍·琳恩时,心里一惊。 他连忙上前查看,发现她还有一点生命迹象后,他把珍·琳恩的身体抱了起来,随即化作一道黑影消失。 前选手休息室里,康小馨和羿迅两人已经走到被封闭的窗户前。

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匆忙还是别的原因,窗户只用了几根木板封住,木板歪歪倒倒的,有不少缝隙。 也幸好窗户被封的这么烂,康小馨才透过缝隙就能看到擂台上的动静,她看到金蚕部落的人在擂台上忙碌着,还看到了不少熟脸。

“那不是战罕吗?怎么看上去金蚕部落的人都听他的话呢?”康小馨疑惑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