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有鉴第269章 寻找突破口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青天有鉴第269章 寻找突破口

  听到这里,方朝阳和海小舟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了一个名字,陈菲琳,酒吧服务生,也是于振峰的情人。   “就是陈菲琳,于振峰团伙,到底还是把她给杀了,并且沉尸在月牙湖底,从死去的时间判断,二十多天以前吧!”尚勇道。   “这伙人也太嚣张了,对杀人毫不在乎,无法无天,一定要抓住他们。 ”方朝阳愤然道。   “从这起案件判断,于振峰等人,在范力涛暴露被抓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东安,藏在某个地方,可能他们觉得,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尚勇一边大口吃着羊肉片,一边分析道。   “结合徐广远的案子,确实是这样。

”方朝阳道。   “范力涛能够活下来,还真是够幸运。

”海小舟道。

  “他们只是想利用范力涛,加害朝阳,如果范力涛不是当时就被抓了,恐怕也活不到现在。

”尚勇道。   “陈菲琳遇害,又少了个知情人,照这个架势,他们是想把相关人员,全部都给清除掉。 ”海小舟郁闷道。

  讨论案情,影响了吃饭的心情,除了饿极了的尚勇,方朝阳和海小舟都吃得不多,心中想的都是,在哪里才能找到突破口。

  最好是能将于振峰等人抓捕归案,但他们隐藏得很深,只怕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而目前的情况是,不能任由这种事情再继续下去,发生更多的凶杀案。

  “大勇,在你看来,于振峰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谁?”方朝阳问道。

  “不好说,我们甚至还不够了解他们的组织构架,于振峰杀人,难保是受到了刘哥的指使,这个混蛋,居然一丝线索都没有。 ”尚勇摆摆手,又捋了下胸口,打了个饱嗝。   “饱了,要不要再给你煮点面?”方朝阳问道。   “不不,还没吃饱呢,吞得快,噎得慌!”尚勇又开始吃。   “回去写个报告,陈菲琳的案子,检方也要提前介入。

”海小舟认真道。   “没问题啊,我们这边也需要帮手,正在联系陈菲琳的家属,看看能不能发现有关的线索,但希望不大。 ”尚勇答应道。

  这时,方朝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方朝阳直接挂断了,可是过了五分钟,这个号码又打了进来。   “接吧,不知道又在哪里惹下的风流债。

”海小舟没好气道。

  “我都不知道是谁。

”方朝阳说了句,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方法官吗?”  “是我,你是……”方朝阳觉得声音有些熟悉。

  “迟未然!”  “大律师,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方朝阳敏感问道。   “真是郁闷啊,自从碰到了你,我就一再倒霉,无论参与什么案子,都打不赢。

”迟未然像是喝多了,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用这种口气跟一名法官说话,就是你的不对。

”方朝阳不客气道。   “我说的是实情,省高法你也有关系吧?严岢的案子,上级法院明显在袒护你的判决结果。

”迟未然又说。   “迟律师,不是什么都要靠关系,法律的尊严何在?严岢的案子,证据确凿,量刑准确,谁也很难替他翻案的,只能怪你,总是在试图去挑战很难完成的任务。

”方朝阳道。   “不说这个,你也太多管闲事了,居然鼓捣姚芜烟去警方举报我,知不知道,你是一名法官,不是警察!”迟未然的语气有些激动。

  “有句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遇到大难各自飞,更何况,你们还不是夫妻,她自己想举报你,为了自保也好,为了公义也好,总之,徐广远之死,跟你有牵连。 ”方朝阳很生气,作为法官,还轮不到一名外省的律师,对自己的行为指指点点。   “跟我没关系!”迟未然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尚勇放下筷子,一把将方朝阳的手机给夺了过去,冷声道:“迟未然,我是东安市公安局刑警队的警官尚勇,正好没打通你的电话,现在正式通知你,明天来市局接受调查!否则,相关文件会送达你所在的律师所。 ”  迟未然愣住了,没想到尚勇居然跟方朝阳在一起,作为一名律师,他可不想丢脸到整个律师所,很郁闷地答应下来,挂断了电话。   “朝阳,很郁闷吧!”海小舟笑道。

  “有那么一点,迟未然应该是喝多了,否则,他不会给我打这个过分的电话。 ”方朝阳道。   “也好,我正要找他,将徐广远的案子搞清楚。 ”尚勇却很开心。   “又有进展了?”方朝阳问道。

  “迟未然在上次庭审所使用的手机,是个外地的虚拟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清了他的通话记录,算是有了些发现。 ”尚勇道。

  通过通话记录,警方目前掌握,在徐广远跳楼的头天下午,也就是入驻兴隆旅店之前的那段时间,迟未然一共接过三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来自于北都市天辰律师事务所,怀疑是迟未然的同事;第二个电话,也是来自于外地,警方打过去电话询问,对方是一名集资案的受害人,找迟未然打官司,咨询法律问题;关键是第三个电话,就来自于东安市,通话时长二十秒,已经打不通了。

  警方查明,登记的机主是一名下岗工厂女工,找到本人后,她根本就不知道名下还有这个手机号,有身份证丢失的历史。   尚勇认为,第三个电话最可疑,到底打电话的是谁,迟未然必须交代清楚,另外,还要交代钱币上的指纹,他的指纹为什么在上面。

  “大勇,不能光盯着迟未然,姚芜烟的通话记录也要查。

”海小舟道。   “姚芜烟的比较好查,她已经给了查询密码,那天下午,她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家里的老公,另外一个是她的母亲。 ”尚勇道。   “迟未然明天会过来,大勇,要有心理准备,他不是个普通人,肯定会极力狡辩的。 ”方朝阳提醒道。

  “哼,给他表演的机会,陈菲琳之死,也是给他的警告,不跟警方配合,他可能就是下一个。 ”尚勇哼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