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正文第二章出头[更新时间]2018-08-0220:28:41[字数]2054殷郑出来的急,是自己开的车,这会儿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注意旁边小姑娘的脸色。

宋荷抿着嘴一言不发,脸色有点苍白,有几分欲言又止,大概一时还接受不了事实的真相。

殷郑心头无端生出些不忍,他用手指敲了敲方向盘边缘,拧眉,语速稍快道:“哭丧着脸给谁看,坐好,我先带你去买衣服。

”“买衣服?”殷郑听闻她这样问,不由得轻轻嗤笑了一声。 “你还没明白么?从今往后,你只能跟着我了。 ”车很快开到了本市最大的商场外面,殷郑将车钥匙交给侍者去停车,自己则是带着宋荷走了进去。 “看看什么喜欢,跟他们说一声就行。 ”宋荷跟在殷郑后面还有些不自在,她道:“我先去看看。

”毕竟是女士服装,包括些内衣什么的,殷郑是不便陪同的,便由着她先去了。 宋荷出门慌忙,衣服也是随便换上的居家服一样的白衬衫,再这样的商场里自然会被看作那种逛逛不买的穷顾客。 她随意看了看,自己确实需要衣服,于是问一家店的店员要了几件进去试穿。 殷郑在店铺门口皱着眉看手机,一抬眼却发现宋荷已经换好了出来,他微微动了动喉咙,嗓子里竟有些干燥。 一身黄底碎花吊带裙,长至脚踝,微卷的长发挽,眉眼稍动都是如水般温柔美丽的样子。

她是真的很适合这条裙子。

宋荷一看殷郑已经在门口等了半天的样子,有些尴尬,连忙对店员说:“这几条我都试过了,就这些吧。

”店员没有注意到殷郑,想到她之前皱巴巴的白衬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这几条可都是春季新款,你不知道我们牌子多贵吗?你买得起吗?”宋荷很想挺直腰杆反驳回去,她确实买不起,可是她有大金主啊!偷偷瞥一眼,大金主目不斜视的摆弄着他的手机,丝毫没有要过来帮忙的意思。 喂,之前说好的只要说一声的呢?!宋荷轻咳一声:“多少钱。 ”店员看她这一副踌躇的样子,更加不屑了:“拜托,一条就快五数了,你算算这些多少钱!穷鬼!”宋荷:“……”现在她好像确实买不起。 然而殷郑没有想要插手,她也不愿意就这样求于他人,想到自己将要过的自力更生的新生活,宋荷坚定了一下眼神,把耳环取下来放在了柜台上:“这幅耳环绰绰有余了吧?”这是她前年买到的限量款珠宝,价格显然远超这几件衣服的价格。 谁知道店员一愣,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当这里是唐人街典当铺啊!还用耳环换东西?”说着伸手就将耳环扫到地上,抬脚碾了上去,“穷鬼滚出去,不然我可要叫保安了啊!”宋荷性子本来就温软,这样一下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身上还穿着那件长裙,店员更是得理不饶人:“把裙子给我脱下来!”宋荷不知所措,咬咬牙,正准备回到换衣间把衣服换下来,却是被人拉住手臂一扯,便是被扯进了一个人宽厚的胸膛中。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那人的声音有些无奈,“我买给你啊。

”他其实在旁边等了半天了,想等宋荷主动来找他,没想到这个傻姑娘,宁愿自己扛着也不愿主动有求于他。

店员怔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被一张黑色的卡片直直打在脸上,宋荷呆呆地看着,心里想:难道这就是用金卡砸人的感觉,真是爽爆了啊……“把这个给你们总裁。 ”殷郑嘴角挂着微笑,可眼里没有一丝笑容,“这一层的衣服,我全买了。 ”店员一脸痴呆的捡起卡片,等到看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的殷郑二字的时候,差点没腿一软跪下。 完了,自己这是招惹了殷总裁的……马子?“对不起,小姐,是我误会了。

”他结结巴巴也不知该如何道歉,只能拼命鞠躬,尤其是对着殷郑。 “请两位原谅我吧。

”“对了,记得跟你们boss说,你要辞职的事情。

”殷郑轻描淡写,“否则轮到我来跟他说,后果很严重。

”赤裸裸的威胁,绝对是威胁!宋荷看着那人脸色惨白的离开,于心不忍,但还是没有开口,她看见殷郑单膝蹲下,从地上捡起一对莹白的珍珠耳环,放到桌上,然后抬头瞥了她一眼。

“我记得这是从前宋夫人拍下给你的吧。

”他说,“别再丢了。 ”最后因为殷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要处理,于是便先送了宋荷回家,过了几个小时,商场的东西陆陆续续都送了过来。 宋荷打开箱子随意看了两眼,没想到居然震撼的发现了一套情趣内衣。

“这个我不收,退回去。 ”“不行啊,小姐,这是殷总指示的啊。 ”送货的脸比宋荷还红,连忙摆手,把东西一搁就直接走了。 宋荷本来打定了主意不穿这些衣服,然而一翻箱子,却发现正常内衣根本就没有,全都是蕾丝花边极其勾人的情趣内衣。 她深吸一口气,万分不愿的换上。

于是当晚殷郑回来时,就看见穿着吊带连衣裙的宋荷,裙子下隐隐约约露出诱人的内衣边缘,他直接无视了宋荷脸上写着的“我要吃饭”的请求,径直走过去捏住了她的下巴,同时俯身吻了上去。 “这是勾引我吗?”殷郑轻轻喘着气在她耳旁问。 宋荷无力反抗,也不能反抗,她任他抱住自己放到床上,不论她如何求饶哭泣,他却始终没有停下动作。

一夜无眠。 次日清晨,宋荷一睁眼就看见了殷郑,自己正整个人窝在他怀里,头枕在他的手臂上。 而他则是微皱着眉头,似乎是被靠了大半个晚上,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殷郑生的俊美,轮廓分明,阖着的狭长桃花眼,微抿的薄唇。

宋荷一时间忘却了昨夜的痛苦,鬼使神差的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脸,却不想刚伸手出去便被人握住了手腕。

“怎么?大早上就对人动手动脚?”那人调笑似的,口吻略带戏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