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见红尘花瓶周记作文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数见红尘花瓶周记作文

同样一个花瓶,摆在别人家即为艺术品,摆在自家便黯淡失色,是什么造就如此反差?其实不是花瓶摆错了位置,是你将自己摆错了位置。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数见红尘花瓶》的内容红尘中,人们追名逐利,沉迷于社会的物欲奢华,真我夹杂其中随波逐流,要想不被世俗淹没,必须认识你自己。 然而认识自己谈何容易,扭曲的价值观下,还有多少人平淡处世,追随己心?利益面前,世人红了眼黑了心,为将其据为己有不惜用尽一切手段。

真正得到后,又不满足于现状,犹如那花瓶,得到后便觉得不再精美。

于是乎,人们便又看上了别人的“花瓶”,由羡慕到嫉妒,再次不惜一切代价去获得,如此恶性循环,直至内心麻木不仁,失去自我。

“我们的肉体很功利,而灵魂却要我们永恒。

”周国平的一番话值得深思,然而这世间是否还有识我之人?爱因斯坦的一番话给了我们答案:“不论时代的风尚和社会的潮流如何,一个人总能凭借高尚的意志超脱社会,坚守自己的内心。 ”是的,总有那么些伟人站在时代的尖端,置身于名利之外,他们迎着岁月的风,却不改其初时面容。

犹如马寅初的两声“噢”,不论是被批斗撤去北大校长一职,还是19年后被大力赞扬官复原职,马老只是轻轻地“噢”了一声,心如止水。 无独有偶,齐白石老人“人誉之一笑,人骂之一笑”亦是此理,被贬得一文不值也好,被激赏为天才也罢,世间冷暖过眼云烟,他们不在乎外物的虚无缥缈,只坚守内心最初的自我。

数见红尘应识我,别被外物蒙蔽了双眼,穿梭于大街小巷间,纵使华灯初上灯红酒绿,我们却再也找不到自我的归宿。 归宿在何方?总有人告诉你答案,刘丽捐出自己的每一分钱,“熊猫女孩”多年间捐出的400毫升熊猫血,陈贤秋老人伸手救出小悦悦,并将全部善款捐出,这时你会发现,富女“郭美美”的“花瓶”不再吸引你的眼球,李启铭的“父亲”不再是你的渴望。 红尘远了,近了,聚了,散了,终究取决于心境。 再精美的“花瓶”也将笼罩阴霾,再朴素的心境也能挣脱束缚的蛛网。 数见红尘中,应识我初时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