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是道送命题全章节在线阅读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主角是李敏,李敏的小说《穿越是道送命题》是由卡卡没头脑创作的穿越类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被打的女人还没开口,堂屋里又走出个女子,三十岁左右,描眉画眼,有点姿色,怀里还抱着个小娃娃。 ...李敏姑母家门口还挺热闹,一抬小轿停在门口,披红挂绿,轿旁站着两个轿夫几个仆从,像是一家出来的,穿得干干净净,身上系着红绸。

看上去是在办喜事,可院子里却传出女人哭声,间或一两声哀嚎,听上去倒像是办丧事。 门口还满满当当挤了几十号人,都伸长脖子往里看,李敏顾不上周围白眼,用力分开众人,挤到院门口。 李德福原说是先往城东去替李敏收拾宅子的,见此情况,也不好就走,只得跟着李敏挤了进来。 院门早被看热闹的人推开,里面情况一览无余。 这唐家院子不大,人却不少,院子中间一颗枝繁叶茂的桃树,一个穿着嫁衣的少女,死命抱着它不撒手,身边围着七八个婆子媳妇,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也有两个上手用力拉那少女的。

这少女甚是倔强,抱着树不撒手,尖声叫道:“不!我不去!我不要嫁给那个傻子!娘,娘!你说句话啊!”这话一出,周围看热闹的顿时交头接耳起来,围着少女的婆子媳妇们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这些人里面一个白胖婆子便站了出来,头上插金戴银,看上去是个管事模样。 她冷着脸对站在外圈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唐大祖,我们侯府纳你家蕊娘做妾,可都是正正经经按规矩来的,这到了过门的好日子,却给我来这么一出,莫非是嫌我侯府出的聘礼不够?若是耽误了吉时,侯爷发了火,我看你们唐家怎么担待得起!”唐大祖瘦小干瘪,穿得倒是整齐,举止却有些畏畏缩缩,此刻听婆子这么说,忙谄笑道:“王妈妈,蕊娘只是一时糊涂,您稍等一等,我去劝劝她,保证误不了吉时!”那王妈妈冷哼一声,努了努嘴,围着少女的人都散开了些,李敏这才看见少女脚边还有一名女子,半跪半坐着,抱着少女双腿低着头哭泣。 唐大祖对着王妈妈谄媚,对这女人却十分凶狠,上去就是一脚,把那女子踢得整个人扑倒在地,又指着她大骂:“你养的好女儿!结亲的好日子,不说欢欢喜喜上花轿,倒在这里号丧,哭哭哭,就知道哭!家里运道都给你这丧门星哭没了!”被打的女人还没开口,堂屋里又走出个女子,三十岁左右,描眉画眼,有点姿色,怀里还抱着个小娃娃。 她一步三摇的走到唐大祖身边,对着地上的女人劝道:“太太,老爷是蕊娘的爹,难道还会害她不成,替蕊娘定的这门亲事,那可是千挑万选,虽说不是正头娘子,可侯府三太太也说了,不会给三少爷再娶正妻,蕊娘过去了就是当家奶奶,侯府那般富贵,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啧啧啧,蕊娘可不是从糠箩里跳到了米箩里,多少人盼都盼不到的福气!要不是蕊娘八字好,这种好事哪里轮得到她。 ”“呸!”名叫蕊娘的少女扭头,狠狠啐了这年轻女子一口,“你说的这般好,怎么不让蓉娘嫁过去!再说侯府怎么会有我的八字,还不是你在里面弄的鬼,把我弄走了,好摆弄我娘!”那女子撇了撇嘴,笑嘻嘻道:“今儿可是好日子,大小姐怎么这么说话?”“再者说,蓉娘年纪小,八字也对不上,若是蓉娘能嫁过去,我高兴还来不及,包管欢欢喜喜送她上花轿,只可惜啊,她没那个福气!”这时地上那名女子抬起头来,扑倒唐大祖腿边,拽着他长袍衣角苦苦哀求:“老爷,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指着她养老送终呢,你就可怜可怜我们母女吧!”李德福在一边微微摇头,低声评论:“这母女俩倒是可怜,可惜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有了纳妾文书,也是不好违的。 ”李敏一双眼直愣愣盯着那女人,李德福的话也不知听没听进去,她一看到这女人相貌,就如同被雷劈一样,这女人,竟然和她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听到那女人求唐大祖,年轻女子细细的眉毛一挑,哼了一声:“太太这话说的不对,难道仁哥和蓉娘便不是唐家的儿女不成!他们虽然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也得叫太太一声母亲!何况蕊娘嫁到侯府,那可是侯府的少奶奶,金尊玉贵的,还送不了太太的终?老爷,你可想想,这里的好处,可多着呢。

”这女子每说一句,唐大祖看着脚边女子的眼神便狠一分,听到最后,扬手冲着那女人又是一巴掌:“亏你还是正房太太,还没有秦氏懂事!”见唐大祖这一巴掌又要打下去,李敏从一见到唐太太起,就决定要护她周全,见此情景,哪里还忍得住,一个箭步冲过去,牢牢抓住唐大祖的手腕。 唐大祖觉得自己手腕像是被铁钳夹住一般,骨头都要碎了,忍不住惨叫一声。 “有什么事好好说,何必动手呢?”李敏虽然说着好好说,却并没有放手,反而暗暗加了把劲。

唐大祖疼得满头大汗,连连求饶:“疼疼疼,我不敢了,不敢了,壮士饶命!”李敏微笑着问道:“以后还动不动手?”唐大祖只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晕过去,惨白着脸喊道:“不动手,不动手!”李敏这才将他手腕放开,俯身扶起倒在地上的唐太太,将她搀到一边坐下,看着她枯槁憔悴的模样,恨不得把唐大祖狠揍一顿。

一旁王妈妈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唐大祖,你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起一起的,还有完没完了?我们可是有纳妾文书的!若是你们反悔,立刻拿了帖子送你们去见官!”唐大祖那一身汗还没干,被王妈妈这几句说的,又是一层汗,他眼睛在王妈妈和这少年之间来回转了几转,才打定主意。

侯府肯定得罪不起,这少年虽然厉害,但毕竟是无权无势,单枪匹马,再者说,这事他占着理,自古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家里可不就是男人拿主意!若是这少年再多管闲事,便让侯府的人扭送他去见官!唐大祖捧着手腕,悄悄退后两步,离李敏远了点,这才色厉内荏的问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何来管我家的闲事!”李敏看着唐太太微笑,她已经肯定这就是她要找的亲人:“我是来寻我姑妈的,不知这里有没有一位唐李氏,是从燕京郊区李家镇嫁过来的?”这话一说,唐大祖和唐太太脸色俱是一变,一惊一喜,唐大祖是惊,唐太太是喜。 唐太太扶着李敏的胳膊,颤颤巍巍站起,含泪说道:“我,我就是唐李氏,你是大哥的儿子?”李敏眼眶一热,声音里也有一丝哽咽:“姑妈!我便是您的侄儿,李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