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对象,口述故事,学习,情感故事,暗恋,朋友,经常,遇见老七著,女流文学网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暗恋对象,口述故事,学习,情感故事,暗恋,朋友,经常,遇见老七著,女流文学网

说起我的爱恋情史,没有人会相信我没有谈过恋爱,今生唯一一次就是让我步入婚姻殿堂的爱情,对,只此一次。 不过,如果暗恋也算的话,那貌似就多了。 我的爱恋即将要画上完美的句号了,现在来回忆我的暗恋是不是不太好呢?那,就算是纪念一下我即将逝去的青春年少吧。 他个子不是很高却也挺拔,最有特色的是他那黝黑的肤色,现在说好听些是不是叫古铜色?他一直保持小平头的发型,应该是与他那张方正的脸更和谐些吧。 最惹人的是他咧着嘴笑的时候,特别傻。 他喜欢动,不论是在课上还是课下。 课上的时候,他总是会写纸条,扔给前后左右桌,或是画着小人,或是写着谁的秘密。 可能是想引起注意吧,或许是真心觉得老师讲的没意思。 上课不认真听讲,考试的时候却总能名列前茅,这可以说是我喜欢他的一个原因。 因为我比较笨,尽管课下学习、熬夜学习,还是中游水平。

下课铃想起的瞬间,他总是第一个跑出教室,像是脱缰的野马,在操场上撒欢。 我跟他是前后桌,所以他跟我说话的时候还是挺多的,也许是很少有人跟我交流的缘故吧,自从我们分到一个班,他不断跟我聊天,让情窦初开的我产生了那种错觉。

我一直没有开口向他表白过,只是默默的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喝水的瓶子有时候不经意放在我的桌子上,我都会觉得那是一种暗示。

记得很清楚的一次,我们上体育课,他同他的伙伴们打篮球,我同女生们在阴凉地里聊天。 当然,我的目光会经常瞥向篮球场,去寻找他的身影。 他们打完球从我们身边经过,要到附近的阴凉地休息,不知为何,他在同其他女生讲话的时候,不经意的把我喝了一半的水瓶拿起,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然后又塞到了我的手里,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然后就没然后了。

这是闹哪儿样?他那很自然的样子,却让我胡思乱想了好久好久,甚至几年。 清楚地记得,那个他曾经喝过的瓶子,我一直珍藏了好久好久,就放在我的床头,每晚都会胡思乱想上一番。 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知道,他也知道。

他对我不是那种喜欢,这个我知道,他也知道。 那时的我,很胖,满脸痘痘,头发很短,所以自卑。

因为自卑,所以跟男孩总会称兄道弟,而不会有非分之想,即使有,也会藏在心底。

所以,那个小插曲,我就权当是他把我当哥们对待了。 还有一次,他过生日。

那时候小朋友之间过生日,流行送礼物,流行请吃饭。

他生日那天,玩的好的几个男女同学都去他家了。

第一次去他家,特意收拾了一下自己,看他爸妈的样子也觉得格外的拘谨,像是在与未来的公婆见面似的。

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

还仔细看了他的家,尤其是他的卧室。 哇哦,原来他一直是睡在这张床上的,原来他一直在这样的家里生活啊,真好。

貌似那一整天我都在想象着,说不定哪儿一天我会成为这里的小女主人。 那天吃的什么,后来又去了哪里,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又兴奋又紧张。 小学升初中,我们没有分到一个班里,但是却有幸和他的表妹成了好朋友,我经常会拐弯抹角的打听他的消息,他表妹肯定是知道我的小心思了,应该是觉得我们不合适吧,一直没有帮我促成,只是聆听与点头。 作为我好朋友的她态度不热情,我想可能是怕打击我才没有直言不讳,这般事不关己的姿态是要我渐渐打消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吧。

可是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呢,总是想起他,总是关注他。

那时候我喜欢上了晨跑和课间操,因为全校学生都会集合整队,我就能偷偷地瞄上他几眼了。

记得我只求过我的好朋友一次,就是让她帮我给他传个纸条,真的,那还是我第一次给男生递纸条,貌似也是今生唯一一次呢,不过内容没有那么直接,不是情书哦。

至于我写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回复我的那张纸条至今还夹在我的字典里,那天偶然又掉了出来,从他的回复上看,我应该是写了自从分班后没有人陪我聊天,有些孤单无奈(那时候的我,还挺矫情哈),他说以后可以经常写信给他,他会聆听我的故事,读到这里我应该很是兴奋、很激动吧。

但在纸条的反面,大大的描写着几个英文单词youaremyfriend,当时我的理解就是认定这是他的委婉暗示:我们只是朋友、哥们而已。

从那之后,我好像强制自己不再对他产生非分之想,但是始终没有说服自己不去关注他,不过我也没有再给他递过纸条。 直到初中最后一年的时候,我们又分到了一个班里,但是我们的座位隔得很远,几年没有聊过天,各自的朋友圈也发生了变化,而且大家都好像成长了,他也不再调皮,只是他笑起来还是那样好看。 那一年,我们在一个班级里,天天见面,只是我们都忙于学习,只是我们都变得那么陌生了。 那一年,除了学习上的煎熬,每天见面对我来说居然也成了一种折磨,想见却又不想见他学习好,经常跟其他聪明的女孩子一起讨论问题,经常与班里的学习积极分子打成一片,而他对我就只是点头之交,微笑而过。 所以,我不想每天都能见到他,因为我讨厌他的无视。 但是,我又想每天能够见到他,因为我喜欢他的样子。

纠结、漫长的一年,终于结束了,他如愿上了一中,而我刚刚擦线就去了二中,虽然都在县城读书,却几乎都不曾见面。 后来,听说他学了理科,而我学了文科。

后来,听说他高考失利,复读了,而我也复读了,但我们没有在一个复读学校。

再后来,听说他考上了大学,谈了女朋友,是在复读学校谈的一个,两个人考到了同一所大学还是同一个城市,我就不清楚了。 然后,就没有后来了。 大学都毕业好几年了,我辗转又回到了家乡,也没有听说过关于他的消息,更没有再见过他。

不过,现在我是携男朋友回的家乡,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他,显然早已经淡出了我的人生,只是作为我的一个暗恋对象,一直陪伴我度过了我那段黑暗又有些快乐的童年。 谢谢你,暗恋对象。 再见了,暗恋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