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安心 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纳兰安心 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

最快更新医妃冲天:王爷轻点宠最新章节!我抱着允儿,凝视着怀中熟睡的她,端详着她长长的睫毛和樱桃小口,忍不住又俯下身子亲了她一口。

自从醒过来之后,每天抱着允儿,看着她入睡,在她睡梦中偷偷亲她,成了我最大的兴趣爱好。 有几次不知道是我吻得太用力还是吻得太频繁,总之是在偷偷亲她的时候被她抓了个现行,都这么大年纪了,她还是露出了像小女孩一样的娇羞模样,恼羞成怒地在我怀里扑腾,用小粉拳轻捶着我。

我由她闹了一阵,在差不多的时候捂着胸口喊疼,这招很管用,她立刻停了手,问我哪里不舒服。 看着她草木皆兵的慌乱模样,我没有觉得好笑,反而觉得心酸和心疼。

我昏睡了整整三年,而允儿也这样衣不解带地照顾我了整整三年。

以前以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这些话都是说说而已,可这些冠名堂皇的情话都在允儿和我的身上得到了兑现,当这一切真的成为现实之时,那份感动,又岂是能够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还是老掉牙的一句话,此生能够遇到允儿,我是杜云烈这辈子最幸运之事。

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可我已经记不清楚允儿多少次从鬼门关里把我扯回来,救了我一次又一次。

有时候我在想,这么一个瘦弱的女子,是用多么坚强的力量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现在,走回了我身边。 最初从山崖上把她救下来,一是因为人类独有的那点人性和恻隐之心,二是因为她手上所带的手链正是当年我送给萱萱的定情信物。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为什么随着萱萱长埋于地下的手链会戴在允儿的手腕上,但正是因为这样的莫名其妙,才成全了我和允儿的姻缘,有时候我会鬼使神差地想,这会不会是萱萱看我一个人活在世上太孤单,所以特地托人送了允儿给我。

这当然是痴话,可我愿意这样自我安慰,因为除了这样,我实在解释不出“缘分”二字究竟是为何?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管不着缘分,但允儿终究还是来到了我的身边,这就已经足够。 若没有允儿的出现,我大概真的会孤独终老吧。

虽然在萱萱死后,我被皇兄逼得娶了好几个妾室,可我这个人,在感情上有洁癖,除非真正的喜欢,认定这个人会是我一生所爱,否则我绝对不会跟她发生关系。 允儿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定律,我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率真可爱的女子,这一爱,便再也控制不住。 她长得算不上倾国倾城,但足以惊艳世人,尤其是随着年龄的成长,她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绽放开来,开花的时间越长香味越浓,而且这株牡丹花艳压群芳,谁也比不上她。 真正发现她的重要性,是在她第一次离开我的时候。

我现在都记不太清楚她为什么离开我了,好像是为了施妃萱,又好像是为了傅残阳,总之她离开得很决绝,没有给我半点解释和挽回的机会。

我假装并不在意她的离去,可是没有她在身边,一颗心慌乱地无处安放,我一向是个处变不惊之人,可因为她,我竟然不可抑止地变得狂躁起来,在武林大会上,看着她和傅残阳坐在一起,那种亲密感和默契度都让我愤怒到了极点,无比得压抑和难受。

我终究还是忍不住追了上去,在莫居的门口得知她真的要离开的那一刻,我整个人的血液都沸腾了。 我想要用强将她留下来,不用干枯的语言,只用身体将她留下,她拗不过我,还是从了我。 那一夜,我们在烛光灯火中做的酣畅淋漓,从未有过的痛快,或许是因为心底某个声音在提醒着我们终究会分开,于是我们不管不顾,对彼此付出了自己最深厚的功力,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我以为她不会离开了,可是她还是走了……醒来之后,我站在窗边上久久不说话,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不希望任何人来招惹我。 偏偏这个时候铁血十三骑那十三个没眼力见的小东西来我房里请罪,我一肚子的火正愁没地儿发泄呢,既然他们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我从未有过地狠狠责罚了他们,给他们吓坏了。

其实我哪里是生他们的气,我气得是允儿,气得是我自己,气她为什么离开我,气我为什么没本事留住她。 那个时候我便知道,我杜云烈彻底栽在南宫允手里了。 为了她,我不顾礼数,冒天下之大不韪把阖府的女人都赶了出去,美其名曰“和离”,可是我知道,她们这一走,便再没可能嫁给别人,这对她们,当然是不公平的。

我给了她们很多钱,足够她们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其实她们在王府待着也是守活寡,还不如出去自由自在。

这当然是我的想法,还记得我提出“和离”的时候,她们一个个像疯了似的扑倒在我的脚前,抱着我的大腿,摸着我的脚痛哭流涕,苦苦央求我不要赶她们出去,说她们不愿意守活寡,宁可在王府里老死,也不要出去被世人嘲笑。

我知道名分对女子而言尤为重要,做出这样的决定等于断了她们的后路,可我还是无情地这样做了。

为了允儿,我已经不在意什么名声,即使以后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我是无情无义之人,我也在所不惜。

我正胡思乱想着,听到了允儿的呓语,“烈哥哥,不要不要,你轻点嘛,弄疼我了……”允儿的小脸在我的视线中微微泛着红,我不由一笑,可能是这两日给她伤不起了,便是连做梦也在想着她。 我顺着她脸庞看下去,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一直到锁骨,心里又开始痒。

这个真没办法,谁让她那么勾人呢,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实在是让我太上瘾了,我忍不住吻了上去。

允儿完全是被我惊醒的,睁开朦胧的睡眼惊慌地看着上面的我,“烈哥哥,你干嘛?”我邪魅一笑:“别怕,老公会轻点宠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