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素自述(四十三、离婚)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罗素自述(四十三、离婚)

  我认为,通奸不应该作为离婚的一个理由。

一个人除非受社会规范和道德约束特别严格,他一生中总有可能偶尔产生通奸的强烈冲动。

但这一冲动并不一定意味着其婚姻就无效了。 也许这时夫妻之间仍然有着强烈的感情,并希望婚姻能够长久。

例如,一个男子要离家数月去做事,如果他身体很好,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不管他是怎样爱自己的妻子,都很难做到节制性欲。 如果他的妻子也不完全信奉传统性道德那一套,在这段时间也可能做出同样的事来。

在这种情况下的不忠,不应该成为以后婚姻幸福的障碍;实际上只要夫妻双方对此不是耿耿于怀,他们以后的幸福生活就不会受到影响。 夫妻之间只要还存在着那种根本的感情,就应该容忍对方偶尔短暂的出轨想法。 传统性道德认为,在一夫一妻制情况下,一个人已经被一个异性所吸引,他不可能同时又对另一个异性产生真正的感情。 这种观念往往使得人们对于通奸的心理活动产生误解。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种说法并不符合事实,但由于嫉妒心理起作用,人们又总是以这个不正确的说法为依据来采取行动,把通奸的意义夸大,从而自寻烦恼。

因此,通奸不能成为离婚的理由,除非夫妻有一方是真正爱上了别人。

  可以作为离婚理由的有两种情况:一是夫妻有一方有生理、行为或心理方面的缺陷,例如精神错乱、酗酒和违法犯罪;二是彼此的关系出现危机。 也许夫妻双方都没有什么过错,却无法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或者勉强生活在一起而不得不作出极大的牺牲;或者双方因工作长期分居两地;或者其中一方尽管并不厌恶另一方,却深深爱上其他异性,以至于无法忍受现在的婚姻。

在这些情况下,如果不通过法律方式解除婚姻,夫妻之间很容易产生互相敌视的态度,在有的情况下,还可能产生谋杀惨案。

如果是由于彼此性情不合,或者是一方另有他爱,而导致婚姻失败,离婚的理由最好是双方都愿意离婚。 只有因一方有缺陷而造成婚姻失败,才考虑其它的离婚理由。   关于离婚的法律确实有很大的难度,因为在审理相关案件时,法官和陪审员往往会被自己的情感所左右,而申请离婚者又总是可以想出办法来欺骗法律。

按照英国法律,如果夫妻双方都同意离婚,反而不允许离婚,然而实际情况是,那些被允许离婚的夫妻多半是双方同意的,只是不让法官知道这一点。 在美国纽约州,一些人为了顺利离婚,会买通他人出来作伪证,证明要求离婚的某一方有通奸行为,以符合离婚的条件。 离婚的一个充分理由是遭到虐待,有些人利用这一条达到十分荒唐的程度。

一位大电影明星的妻子以遭虐待为由申请离婚,她举出的虐待事实是,丈夫经常邀请朋友在家里谈论康德哲学。 为了避免这样可笑的情况发生,只要是一方想离婚,但又找不到例如对方有精神错乱等缺陷这样明确的理由,那就应该规定,只有双方同意才准予离婚。 这样一来,准备离婚的夫妻要做什么交易或讲什么条件,就会在法庭之外去进行,而不会搞到法庭之上雇用他人作伪证来解决问题。

现在的法律规定,不能性交的婚姻是无效的,我觉得还应该加上一条:某个婚姻如果没有子女,只要提出离婚申请就应该批准。

也就是说,一对夫妻没有孩子,他们想要离婚,只要出具医生的一个证明,证明女方没有怀孕即可。 婚姻的目的在于子女;要强迫没有孩子的人死守着不幸的婚姻,是十分残酷的事情。

  如果婚姻关系到孩子,情况就不同了。

一对夫妻只要对孩子有一点爱心,就会注意自己的行为,就会让子女有机会得到快乐而健康的发展。

这就要求他们有自制力,将孩子的要求放在自己对于浪漫生活的要求之上。

如果父母是真心爱小孩的,在涉及婚外恋时,就不会因那种虚假不实的道德观而放任自己的嫉妒心,孩子的幸福自然可以获得保障。

有人说,如果夫妻不再相爱,也不去阻止对方的婚外恋,他们就无法很好地合作来教育子女。

我认为,即使夫妻之间已经没有了热烈的爱情,他们也不可能不去好好抚养子女,除非他们本来就是缺乏人类天性的人。 在法国,通奸是较为普遍的,而法国的家庭却仍然比较稳定,父母对子女也十分尽职尽责。 即使按法律规定,离婚比较容易,在家庭感情很浓的地方离婚的情况还是较少的。

我并不认为,法律应该强迫有子女的夫妻维持婚姻以保证孩子的幸福。 我的意思是,首先,一对夫妻如果都给对方以较大的自由,他们的婚姻就可能维持得长久一些。

其次,在离婚问题上,夫妻双方都要充分考虑到孩子的幸福。   我的结论是,在离婚比较困难的国家里(英国也算一个),让离婚变得容易一些,还不能真正解决婚姻问题。 如果要让我们的婚姻制度继续下去,从子女的幸福角度看,维持婚姻的稳定是十分重要的。

而要做到这一点,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婚姻与单纯的性关系之间的区别,要认清婚姻中的爱主要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而不是一种浪漫的爱。 我并不认为,在婚姻里可以不承担责任。

在我看来,在一个好的婚姻制度中,一个男子不一定要尽忠实的义务,但与此同时,他必须有克制自己嫉妒的义务。

在一个良好的婚姻里,人们不可能没有自我克制,不过他们需要克制的不是对其他异性的爱情,而是像嫉妒这样的狭隘仇恨情绪。

传统习俗道德的错误并不在于它要求人们自制,而是所要求自制的地方不对头。

  ——婚姻与道德  (黄忠晶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