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正文第四章不速之客[更新时间]2018-08-0220:30:01[字数]1850宴会很快开始了,一切都按照订婚仪式的步骤来。 宋荷站在台下,看着苏朵挽着唐祁胳膊笑得刺眼,心头一阵失落。 婚已经定了,而自己也已不是完璧之身,还能改变什么呢?订婚仪式完毕,她正准备端点东西坐到角落去吃,却被一人拦下了,那人口气有些无奈问她:“阿荷,都来了,为什么要躲着我。

”宋荷端着盘子的手一颤,怕什么来什么,来人竟是唐祁。 “我与苏朵订婚也是迫不得已,你不信我?”唐祁看她这样,眸子里闪过一丝痛苦。

从前宋荷是他捧在手上都怕跌了的宝贝,是他心尖尖上的姑娘,如果没有之前发生的事,如果宋荷的生母没有离开……他顿了顿,轻声道,“阿荷,你可愿意和我走?”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宋荷眼里猛然升腾出惊愕,他竟然愿意抛下唐家继承人的身份,带自己离开?她转身睁大眼睛,声音有些颤抖:“可是我……”可是她早已回不去了。

宋荷的话没能说完,苏朵几乎是冲了过来,将手里的红酒整杯泼在了她的脸上,尖叫着指着她:“宋荷!你算什么东西!到现在还敢勾引唐祁!”没有人反应过来,红酒沿着她的下巴流到身上,宋荷撩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忽然冷静下来了。 “我没有勾引他。

”她有些受伤,似是失去了所有的斗志,很小声的为自己争辩着,“唐祁,我也没有想过那样的事,别再说了。 ”“还说没有!刚刚你都快贴到他身上去了!”苏朵的声音极其刺耳,贯彻整个大厅。

她扬起手,狠狠一巴掌便打在宋荷的脸颊上。 苏荷吃痛皱眉,正欲抬手打回去,瞥了一眼一旁的唐祁。

他似乎怒了。

这么想着,她收回了正要伸出去的手。

“苏朵,你怎么能随便动手?”是唐祁的声音,“我和阿荷是从小的玩伴,说几句话也不行了吗?”纵然是这样向来温润稳重的人也沉不住气了,唐祁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宋荷身上,沉着脸望着苏朵。

这一幕落在不远处的殷郑眼里显得有点刺眼。

温文尔雅的男子将自己的外套搭在柔弱少女的肩上,般配,果然很般配。

他眯起眼睛看了半晌,伸手拦开人群走上前去,苏朵这才注意到殷郑。 然而她此刻几乎快失去理智,本是想炫耀,结果却反蚀一把米,自然不可能冷静下来。 “殷先生也要管一只狗的死活?”她冷笑着斜睨。 “苏朵!”唐祁呵斥道,然而苏朵却并不领情,而是接着道,“家有家规,殷先生就当帮个忙,不要管这件事,嗯?”说着还投过去一个妩媚十足的眼神。

谁知道殷郑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居高临上般的看了他们半晌,忽然笑了。 那是宋荷第一次看见他那样的笑容,分明嘴角是完美的弧度,眼里却冷到如坠冰窟,伴随着蛰人的锋芒,极度危险。 “家规?”殷郑有些歉意似的歪了一下头,“不好意思,我在的地方,就要按我的规矩来。

”宋父到底是生意人,立马看出了不对劲,连忙走过来劝阻,同时做戏,批评了苏朵两句,希望这件事情就此打住。

然而苏朵的生母苏雯又岂会放过这作践宋荷的大好机会。

只要除去宋荷,这宋家未来的家业不就自然而然完全落到她们手里了?“殷郑,您这话可就不大对了吧?”苏雯道,“我们刚刚可是亲眼看见宋荷勾引唐祁了呢。

”殷郑顿了顿,转身,看向被唐祁刚扶起来站稳的宋荷,问:“你有吗?”语气非常平静,山雨欲来之势。

宋荷眼神一闪,本来由唐祁扶着的手臂也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她抬眼望着殷郑,冷声道:“当然没有。 ”唐祁眼里有复杂之色,欲言又止,最终却是没有开口。

“你听见了?”殷郑说,“她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全场默然。 这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殷家的殷郑第一次这么护着一个女人,而且是公开的,毫不忌讳的,将她全然护在身后。 “殷总!你怎么能信她的话!”苏雯还不死心,“这个小狐狸媚子,跟她妈一个样,生来就是勾三搭四……”女人一张嘴喋喋不休,殷郑看宋荷却是低着头,潮湿的长发垂下来挡住了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耐心快到头了。

他声音冰冷,带着寒意。 “宋家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虽是问句,却毋庸置疑。

宋荷被泼了一身,又被外面冷风一吹,意识顿时就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上了车就不动了,脸色通红。 殷郑也放下了方才在宴厅里的气场,蹩着眉伸手,刚放到她额边就收了回来,烫得厉害。 怕是高烧了,这个蠢货。 他对司机说:“去医院。

”“不,不去医院。 ”宋荷不知哪来的力气,闭着眼睛抓住了他的手往下按,“我要去看星星!”“猩猩?动物园关门了。

”“才不是。 ”小姑娘半依在他身上,躺的七扭八歪的,冲着他嚷,“是星星!一闪一闪的星星!”殷郑很嫌弃的用手指戳着她的脑袋把人按到一边,用大衣垫在身下,命令她:“躺好。

”她就真的自己乖乖躺下了,眨巴了一会儿眼睛又闭上,就在殷郑以为她要睡着了的时候,宋荷忽然嘴角一翘,张嘴喃喃念出两个字来。

她迷迷糊糊的喊:“阿祁。 ”。